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html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关于球场划时分工的方案目前仍未通过
发布时间:2018-06-11 浏览:作者:admin

  我们常听到人们说,在中国成为大国的路途当中,一个关键点是:一个又一个老百姓变成一个又一个公民。可是说这话的时候忘了,公民固然好,走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关注远方,关爱陌生人,可公民也更需要公共空间啊,否则“公”字何在?更何况,在中国日益老龄化的进程中,对公共空间的需求只会日益加大,广场舞这个“很中国”的运动就明确地发出了信号。由于它有音乐相伴,噪音偏大,而且还是集体行为,不是几个人的事儿,一般就得远离家庭、远离居民小区,他们就只能寻找公共空间。可现实中,公共空间的发展还一时跟不上大妈们的舞步,这矛盾就越来越多。既然有矛盾就要解决,除了对立甚至暴力,难道不能协商吗?
  目前,洛阳的那一个篮球场,打算晚上7点半前打篮球,之后归广场舞的人群。可现在在协商当中,还没有最后定。坦白地说,如果讲单纯的道理,篮球场就该打篮球,如果一切好商量,将来这篮球场上晒麦子都是可能的,而未来新建的足球场,也难逃变成广场舞场地的命运。但道理归道理,现实归现实,想减少矛盾解决问题,就得妥协,但一定是双方的妥协,这样才能和解,任何单一方面的赢都只会激化矛盾。不过,这样的解决也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归根到底还是要大力发展公共空间,既包括新建的,也包括开放已有的。健康中国是国家的大战略,没有公共活动空间的发展,健康不会轻易地实现,市长们得加油了。
  人们常说“隔代亲”,意思是爷爷奶奶辈儿的人对孙辈儿,比父母对待孩子更亲。这句话如果真对,那本周高考,老人应当比谁都更要维护一个安静的环境,以便让孙子辈儿的孩子们考个好成绩。的确,很多老人就是这样做的。在广东惠州高考的头一天,6月6日的晚上,就有好多老人放弃了跳广场舞。可是另有一些老人坚决要跳,声称不让跳舞是剥夺他们锻炼身体的权利,今晚不是不考吗,我们要跳。这举动,这话语,让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不过,大家因此更明白,这广场舞魔力够大,引出的冲突也够多。这不,最近一段时间围绕发生在洛阳一个公园内篮球场的广场舞与打篮球人之间的争斗,就更清晰地说明了这个问题。我们的公共空间该怎样界定?还要怎样的公共空间规则?《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空间,如何公共?
  围绕洛阳的篮球场之争,很多人把它称之为“老年人与年轻人之争”,其实这是把话题带偏了,跳舞的也可能是年轻人,打篮球的队伍当中也有老人,归根到底这是不同人群、不同需求的公共空间之争。表面上看,篮球场就是篮球场,而且是在公园里头,有什么好争的,打篮球只能在篮球场里打,跳广场舞可不一定非要到篮球场里去跳,这道理很明显,但是在现实中这界限就不太好分了。公园方不愿意得罪这人,强调篮球场不一定只打篮球,而出现打人事件后,有关部门也先将这一个篮球场封了,冷处理一段,可见没有哪个部门想立即清晰地做出决断。那么公共空间到底是靠政策管理来明晰权利,还是民间的自我协商呢?

相关文章:

郑智无缘战叙利亚
闵鹿蕾与雅尼斯出席发布会
关于球场划时分工的方案目前仍未
普惠金融前景广阔,当下挑战重重
金融科技将继续成为炙手可热的发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html